e星体育官方入口

大选胜负难料但法国已铁定向右转?

发布时间:2022-04-13 20:00    浏览次数:

  4月24日,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和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将在大选第二轮投票中展开决战。

  首轮投票选情焦灼,马克龙得票率仅超过勒庞约5%,且均未获得过半数选票。极右翼势力的崛起,让马克龙的连任之路充满变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专访时认为,如今的法国政坛,中间政治越来越难立足,法国整体向右转的势头越来越强。无论谁当选,法国和欧洲政治总体是在向右转,无非是看谁转得更快、更极端。欧洲国家面临的不是一国的问题,极右翼的成长不仅有欧洲的土壤,也有全球的土壤。

  中新网记者:时隔五年,马克龙和勒庞再次站在了大选“决赛圈”。这期间,法国政局形势发生了什么变化,对此次大选有何影响?

  崔洪建:目前,法国出现了政党“碎片化”的情况,原有的左右翼几乎已不成气候,政党结构和政治调整还没有到位,中间政治越来越难立足,法国整体向右转的势头越来越强。

  此外,选民对政党忠实度的脆弱性在上升,犹豫不决的选民人数几乎达到三分之一,而政党间分化组合也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中新网记者:首轮投票中,马克龙和勒庞均未能获得过半数选票,且得票率差距不大。在即将进行的第二轮投票中,谁获胜的可能性比较大?

  崔洪建:随着俄乌冲突带来的外部威胁上升,此时选择一个有执政经验的马克龙,对法国民众的安全性要大于勒庞,这种心理在第二轮投票上会占一个主导作用。

  第一轮投票结束后,除了泽穆尔(极右翼政党“收复失地”候选人)公开支持勒庞外,其他都支持马克龙,但再多一派支持勒庞,对马克龙的挑战就很大。

  此外,法国的选民忠诚度在下降,两个因素叠加,接下来的两周如果有突发事件,或和法国相关的议题出现重大变化,也会导致民众临时改变主意。如果勒庞能利用好这些议题,尽管第一轮暂时落后,但也有翻盘的可能性。

  中新网记者:除国内经济、社会等因素外,外部环境是否会左右此轮法国大选的走向?

  崔洪建:目前,支持乌克兰在欧洲多数国家成为主流民意,但相较于波罗的海三国甚至德国,法国民众更关心自身经济问题。而且法国在能源上对俄依赖相对不高,本身受俄乌局势影响不大。

  剩下不到两周时间,马克龙需要补短板——他之前承认因俄乌冲突,对第一轮对选举的投入过少。但现在看来,法国在俄乌冲突上并未发挥太大作用,这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处境,也成了勒庞批评他的原因之一。

  对马克龙而言,他对外需要应对俄乌冲突,对内需要应对民众不满,如何在第二轮选举前说服那些质疑其内外政策的选民,是其最急迫的任务。

  崔洪建:二战结束后,法国一直在借助启蒙运动和人文主义等软实力来保持大国地位,马克龙上台后在延续这一政策的同时,也在寻求强化自身硬实力。但对于现在的法国而言,民生问题毫无疑问已成为主要挑战之一。

  比如,勒庞主张新能源减税,这是因为马克龙上台后想搞能源转型,没钱就只能对传统能源征税来补贴新能源,按理说,这对法国能源和经济安全有好处,但短期需要民众付出代价。勒庞的提法看上去短期对老百姓实惠,但长期不利于法国改革。

  中新网记者:如果勒庞在第二轮投票中获胜,法国的内政外交政策是否会有较大变化?她是否会兑现竞选主张,如推动法国退出欧盟、退出北约?

  崔洪建:我认为勒庞这么说主要是为了吸引选民,因为反对北约或欧盟在法国是有市场的,但上台后她未必会真的去做。

  这几年,勒庞也在不断调整政策,“国民联盟”也正从一个纯粹的反对党朝着为执政做准备的角色转变。比如说难民问题上,以反移民著称的勒庞最近却主张要主动接收乌克兰难民。

  中新网记者:对于欧洲其他国家乃至大西洋对岸的美国,它们如何看待此次法国大选?

  崔洪建:拜登政府和极右翼有天然矛盾,特朗普曾经和勒庞等欧洲极右翼政客来往密切,他们在一定程度上,都属于西方政治阵营里面的反建制派(注:反对西方自由主义精英等阵营)。反对勒庞,毫无疑问是美国政府的基本态度。

  若马克龙连任,我觉得对欧洲国家来说还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稳定。欧洲现在最难接受的就是外部不稳定的同时,内部还出现分裂因素。

  中新网记者:有美媒援引拜登政府高官的话说,美方不仅担心俄罗斯干涉法国大选,还害怕“普京支持者”勒庞如果当选,将动摇西方反俄联盟,这将使俄罗斯取得俄乌冲突以来的“最大胜仗”,美方此时释放这一消息的意图何在?

  崔洪建:美国现在是希望通过一种简单的联系和划分,来体现其对法国政治的立场。如果把极右翼和普京更多联系在一起的话,一方面既可以支持欧洲主流政治,也可以进一步抹黑普京;另一方面,在当前局势下,西方盟友内政不发生变化,对美国来说是符合利益的。

  中新网记者:近年来,欧洲国家的极右翼政党存在感越来越高,这对今后的欧洲政坛会有何种深远影响?

  崔洪建:欧洲国家受内外冲击越来越大,民众求变心理、对主流政治的不满愈发强烈,而主流政治又拿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案。所以一些带有极端色彩、寻求简单逻辑的方案越来越受民众欢迎,这是极右翼政党不断发展壮大的本质民意和社会基础。

  法国和欧洲政治总体是在向右转,无非是看谁转得更快、更极端。欧洲国家面临的不是一国的问题,本国、区域和全球问题相互联系,极右翼的成长不仅有欧洲的土壤,也有全球的土壤。

  即便马克龙继续执政,以改革著称的他届时也不得不接受一些逆全球化主张,此前一些带有左翼色彩的改革主张会受到更大阻碍。(完)

e星体育官方入口

咨询热线

4008-888-888

 在线咨询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