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星体育官方入口

「学思平治」韩毓海:宣传、新闻、传播

发布时间:2022-04-13 20:01    浏览次数:

  宣传、新闻、传播,这三个词的意思不同。宣传是政治性的,新闻是社会性的,传播是技术性的,厘清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我以为很重要,也很有必要。

  如果没有思想,没有价值观,没有路线,没有“主义”,没有斗争,那就没有政治,没有政治,也就搞不了宣传,马克思主义是讲思想、讲价值观、讲主义、讲路线斗争的,因此,马克思主义讲政治、讲宣传、讲真理;不讲政治宣传,不讲真理,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这是第一点。

  与宣传有区别,新闻是社会性的,用哈贝马斯的话说,新闻属于“市民生活的公共领域”。当年,亚当斯密、马戛尔尼这些人,在咖啡馆里谈天说地,传播小道消息,笛福写《鲁滨逊漂流记》,这就是新闻报纸的起源,这些人当然不是不讲政治,而是从个人出发讲政治,他们不是用抽象概念和观念讲政治,而是用故事讲政治,是从个人角度出发,去讲一个宏大的主题。

  讲好英国的故事,讲好资产阶级的故事,这是亚当斯密和笛福这些人的发明。当然,马戛尔尼还力图讲好“中国的故事”,大清王朝的故事,他关于下跪的故事源远流长,骗了许多人,至今还有人信。

  讲政治的办法,一个是讲概念,一个是讲故事,一个是从抽象的概念出发,一个是从具体的个人出发。有一次,我问一家党报的负责人,报纸哪一版最有读者,答曰“文艺版”,又问哪一版最没有读者,答曰“理论版”。可见,讲政治,不是,起码不全是讲概念,特别不是讲空洞的理论,不是写大块文章——为什么?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得好:报纸不是办给干部看的,而是办给人民群众看的,办给人民群众看,那就必须从具体的、特殊的、个别的事物出发。

  鲁迅说,所有的文艺都是宣传,但一切宣传并不都是文艺。这也是非常到家的话,宣传与新闻固然都是宣传,但讲好中国故事,并不等于讲好“中国概念”。过去就有人说,党报办得不好看,因为没有新闻。毛主席的意见是:政治标准第一,首先是要讲政治,因此,新闻要有,旧闻也要有,“无闻”也可以有。所谓“无闻”,就是说首先要有政治的内容。但毛主席也说过,文汇报办得好,特别是新闻办得好,因为生动活泼,如果只有空洞的教条,那个叫“死人办报”——这很好地解释了宣传与新闻之间的关系。

  宣传与新闻的关系,从根本上讲,就是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之间的关系,观念与故事之间的关系,而这就是黑格尔所谓“普遍性与特殊性”之间的关系,只有通过具体的、特殊的、个别的事物,才能达到普遍性,而这就是毛主席所谓政治标准与艺术标准之间的关系,提高与普及之间的关系。毛主席说,所谓提高,是从地上提高,不是从空中提高——这话只有他老人家才能说得出来,无比深刻。

  宣传与新闻之外,是传播。与宣传和新闻不同,传播是技术。说到讲政治,讲故事,这是我们擅长的,以至于西方也学习我们的经验,中情局曾经在香港办报,办书院,办大学,这都是学习我们的经验。

  长期以来,西方讲政治不行,讲故事也不行,但西方擅长的,就是传播和传播技术,这一点,他们确实比我们强。施拉姆在“文革”结束后从香港访问大陆,他这样给中国介绍经验:你们放人造地球卫星,不是为了显示新中国有尊严,不是为了向世界显示中国放了个大铁鸟围着地球转,而是要通过中国卫星普及教育,搞现代化。

  后来,我国开办广播电视大学,成立广播电视部。事实证明,没有一个注册学生的广播电视大学,效果很好。美国用卫星向第三世界推广发展战略,中国用广播电视推行“四个现代化”。于是,宣传与新闻,都插上了传播的翅膀。

  那么,究竟什么是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呢?今天看来,我们的传播能力,特别是技术能力并不差,手机用户,世界第一,媒体融合发展,一直在大力推进。但是,要知道:搞意识形态工作与搞北斗系统不是一回事,技术手段有了,关键是要传播什么,如果没有政治,没有思想,没有价值观,没有路线,没有价值观斗争的意识,离开了理,离开了真理,即使有了上天入地的技术手段,那还是不知道要传播什么。

  如果搞传播的就是一门心思搞技术,搞新闻的就是挖空心思讲故事,如果对于什么是理,什么是真理,既不知道,又不关心,那么,在热热闹闹轰轰烈烈之间,在思想上、真理上,就容易成了人家的俘虏。

  反过来说,如果搞宣传的以为自己真理在握,大块文章乐未休,结果却是不接地气,不懂传播,不讲故事,写出的文章谁也不想看,甚至自己也不看,这就是有理说不出,说出推不开,这种空谈,早晚有一天,要走向理屈词穷。

  不能学会了传播技术,丢了政治宣传,这属于捡起了芝麻,丢下西瓜;也不能西瓜芝麻都要,偏偏又忘了讲好中国故事。意识形态工作十分难做,宣传、新闻、传播,什么时候抱成一团,成为一个整体,我们就算克服了形而上学,而学会了辩证法。

  【韩毓海:长安街读书会主讲人、北京大学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

  长安街直播注:授权发布,本文已择优收录至“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人民日报、人民政协报、北京日报、新华网、央视频、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北京时间、澎湃政务客户端“长安街读书会”专栏同步),转载须统一注明“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出处和作者。

  责编:王汝灏;初审:程子茜;复审:李雨凡长安街读书会是在中央老同志的鼓励支持下发起成立,旨在继承总理遗志,践行全民阅读。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学习、养才、报国。现有千余位成员主要来自长安街附近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中青年干部、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员、全国党代表、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等喜文好书之士以及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国家高端智库负责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主讲专家和中央各主要出版机构的资深出版人学者等。新时代坚持用读书讲政治,积极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e星体育官方入口

咨询热线

4008-888-888

 在线咨询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