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星体育官方入口

  这个故事先后三次被日本改编成电影,搬上银幕。日本惊悚漫画家伊藤润二也将其改编成漫画出版。

  每天早上,佳子把自己关进书房里埋头写作。这阵子,佳子声名鹊起,“美丽的女性作家”这个称号。也因此,她每天都收到好几封陌生仰慕者的来信。今天早上也是如此。佳子收到一封诡异的信:

  我与夫人素昧平生,此次冒昧去信,望乞海涵。我想您肯定会吃惊不已,但我必须向您坦承至今犯下的种种不可思议的罪行。几个月来,我完全从人间销声匿迹,过着形同恶魔的生活。我想,世界再大,也没人知晓我的所作所为。若无意外,我或许不再重返人世。然而,最近我的心情发生了奇异的变化,这种变化让我特意来请求夫人您能够聆听我的忏悔之词。所以,请您务必读完这封信。我天生相貌丑陋,这是何其不幸啊!不过我心中却燃烧着不为人知的炽烈热情,憧憬着各式各样甜美奢侈的白日梦。如果我出生在富裕的家庭,也许能通过金钱沉溺于五花八门的游戏之中,以排遣这猥琐形容所带来的悲伤。或者,如果我有艺术天分,也能通过美丽的诗歌忘却人世的乏味。只是悲哀如我,没有任何天赋奇才,只是一个可怜的家具工匠的儿子,靠继承父亲的手艺维持生计。

  我擅长制作椅子,做出来的成品,就连最挑剔的客户都赞赏不已,因此,我也备受老板器重,总是交给我高级订单。对待每个订单,我都像完成一件艺术品,倾注苦心灵思,付出极大心血,所以完工时,我的喜悦也是无与伦比的。我会在完工的椅子上试坐,想象着这把椅子被摆放在豪华的屋子里。在这样的幻想中,我自己也成了豪华房子的主人,化身为优雅的贵公子。这样的幻想只有短短一瞬,但我却在这莫名的愉悦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这种满足过后,我依旧只是一个贫穷、丑陋的区区工匠而已。我那虚无缥缈的妄想,也会立刻在现实中被撞得粉碎。所以,每完成一张椅子,一股无法言表的空虚感就会油然而生。我制作的椅子会被送到我梦想的地方去,而我,却依旧只能在这泥潭中沉沦、挣扎。那种难以形容的心情,在一天天地积累,终于到了让我无法承受的地步。有一天,我无可奈何地思索着。“与其过着这如蝼蚁般的日子,不如死掉算了。”“可是,既然有一死了之的决心,难道没其他办法吗?”在这种无所顾忌的思索中,我的思绪渐渐偏离常轨。恰巧那时接到一份订单,客户指定我制作一款大型皮革扶手椅,送到一家外国人经营的顶级饭店的。这个订单,十分难得,于是我废寝忘食地投入其中。等椅子完成后,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当时,我深深坐进椅子里,抚摸着浑圆的扶手,陶醉其中。我的老毛病又发作了,在源源不断的彩色幻想中,一个荒唐的、骇人无比的恶魔想法在我的心中浮现,并以一种难以抗拒的魔力蛊惑着我。

  在那想法的驱使下,我拆毁了其中一把椅子,重新修整,实践我那诡异的计划。那扶手椅相当大,坐垫以下部分做成了箱体支撑,替代四条椅腿,外部用皮革包覆。靠背和扶手亦十分厚重,内部各个部件的空间是连通的,即使藏进一个人,外面也绝对看不出来。于是,我对椅子内部做了一番改造,使坐垫部分容得下腿部、靠背部分容得下头和身躯,只要仿照椅子的形状坐进去,便能潜伏其中。这种加工改造是我的拿手绝活。在改造过程中,为了呼吸和听见外面的声响,我在皮革一角弄出了一些隐秘的空隙;在头部位置旁边,搭上一个储物的小架子,并塞进水壶和干粮,还装进一个大橡皮袋,以备不时之需。这样一来,就算在里头待上两三天,也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完成后,我脱得只剩一件衬衫,然后打开椅子底部出入口的盖子,钻进椅内。那感觉真是诡异非常,眼前一片漆黑,闷得几乎窒息,仿佛踏入坟墓。爬进椅子的同时,犹如披上隐身衣,我从这人世间消失了。没多久,饭店老板派伙计来搬运扶手椅。将椅子搬上车时,一名搬运工埋怨道:“这家伙重得离谱。”我不禁吓一大跳,不过扶手椅原本就十分沉重,他们并没有特别怀疑。不一会儿,货车的震动化成一种奇妙的触感,浸入我的身体。

  当天下午,我便平安无事地随着椅子来到饭店。后来我才知道,那并非客房,而是休息室的大厅,供顾客等候、看报、抽烟时使用。我古怪行动的首要目的,是趁四下无人时溜出椅子,在饭店里四处行窃。有谁能想到世上还有这么荒唐的事——椅子里竟藏着一个人?我像影子般自由出入每个房间,如果不小心引起骚动,我就逃回椅中那个秘密基地,屏气凝神地观赏大伙愚蠢的搜索行动。到了第三天,我便狠狠大捞了一笔。下手偷窃时紧张的情绪,顺利到手时难以言喻的喜悦以及观看众人为了找寻我的迹象,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的情景,都充满了不寻常的魅力,让我深深着迷。但没多久,我却发现了比偷窃更让我愉快的新奇娱乐。而我这封信也正是为此而写的。

  椅子刚送到饭店时,我内心怦怦直跳,全部神经都集中在耳朵上,不漏掉任何动静。一天,一个似乎是西洋人的庞大身躯一屁股落在我的椅子上,还轻轻弹了两三下。隔着一层薄薄的皮革,我的大腿和那名男子结实壮硕的臀部紧紧贴在一起。他宽阔的肩膀正好靠在我的胸膛上,厚重的双掌透过皮革扶手与我的手重叠,然后他抽起雪茄,一股丰盈的男性体香飘进皮革间隙。由于过度恐惧,我在黑暗中僵着身子,不敢发出一丝声响,腋下不停冒冷汗,脑袋里一片空白。一整天下来,形形色色的顾客轮流坐在我的膝上,却没人发现我在椅子里。暗无天日,举动维艰的皮革天地,构成了一个妖异魅惑的世界。而我成了一种奇妙的生物,能够以肌肤触感代替视觉,来识别每个人。

  当时,我还强烈地爱上了一名女性。她是第一个坐上这张椅子的异国少女。当时她似乎碰到什么高兴的事,哼着歌曲,欢呼雀跃地把她柔软的躯体投向椅子。足足有半个小时之久,她在我膝上坐着唱歌。这实在是我始料未及的惊天大事。对于相貌丑陋的我来说,女性是神圣的,甚至可以说是恐怖的,我从不敢直视她们。如今却有一个陌生的异国少女,她能够毫无顾虑地与我同坐一张椅子,将她全身重量托付给我,而我还能隔着薄薄的皮革拥抱她。自从有了这个惊人的发现,偷窃成了次要目的,我完全沉溺于这神秘的触感世界中。我知道像我这般丑陋又懦弱的人,在阳光灿烂的国度里,只能永远怀着自卑,羞耻而悲惨地活下去。可是,只要换个居住的时空,稍微忍耐一下椅子里的拘束,便能亲近在光辉世界里无法交谈,连靠近都不被允许的美丽佳人,还能聆听她们的话语、触摸她们的肌肤。这种独特的魅力,是多么令人陶醉。

  按原先的计划,达到行窃目的后,便应该逃离饭店。但这份举世无双的快乐,让我无法自拔,不愿逃离。我打算永远定居在椅子内,继续这样的生活。我每晚都小心翼翼地爬出椅子,由于长时间待在狭小的空间里,弯着手臂,曲着膝盖,让我浑身麻痹,无法完全直立,只能像动物一样在饭店里爬行。可即便这样,我都不愿舍去那个美妙的触感世界。而我也竟然能够如此地在这里生活好几个月,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在这几个月里,我爱恋的对象无奈地随时间流逝而改变,但她们独特的身躯触感却刻画在我心中。我在这不一样的触感中,体会到了别样的滋味。但几个月后,我的命运出现了变化。饭店老板因为某些原因决定回国发展,饭店被他转让了。我的椅子终于被一个官员买走了。我的椅子被摆放在官员的书房里。最让我开心的是,相比于男主人,年轻貌美的女主人更常使用。除了用餐和就寝外,女主人柔软的身体总是坐在我的椅子上,因为这段时间,女主人总是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埋头写作。

  她是第一个和我的肌肤接触的日本人,身躯完美无缺。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爱情。与这种情感相比,之前在饭店里的那些体验简直不值一提。因为在面对这个女主人时,我心中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念头,我不甘心只限于偷偷地爱抚她,我还想让她察觉到我的存在。可是,我该怎么让她意识到椅子里的我呢?如果我在椅子里直接说出话来,恐怕她会大惊失色,而我也将背负可怕的罪名,受到法律的惩治。所以,我只能尽最大努力,让她坐在椅子上觉得舒适无比,从而不把椅子当成一件物品,而视为一个生命,这样我便心满意足了。她将身子投向我时,我总是尽量轻柔地接住。她疲倦时,我会悄悄挪动膝盖,调整姿势。碰上她昏昏沉沉地打盹儿时,我便极其轻微地晃动双膝,担负摇篮的任务。不知是我的付出有了回报,还是只是错觉,最近女主人似乎深深地爱着我的椅子。她像少女回应情郎的拥抱般,带着一股柔情蜜意窝进椅子。我几乎能看见她在我腿上挪动身体的娇怜模样。于是,我的热情一天比一天炽烈。我内心无法抑制地产生了一个不自量力的愿望:只要能和心上人见上一面,与她说说话,我就死而无憾了。

  唉,夫人,想必您已经知道了,我所说的心上人其实就是您。自从您先生买下我的椅子后,可悲的我便一直对您仰慕不已,奉献出无尽的爱。夫人,这是我此生唯一的请求,能否见我一面,就算说一句话也好。请您施舍可怜的我一声安慰吧,我绝不敢期望更多。为了写这封信,我昨晚溜出府外。因为当面向您提出要求过于危险,我也实在鼓起不勇气。现在,当您读到这封信时,我正脸色苍白地在您府上周围徘徊着。若您肯答应这冒昧至极的请求,请将手帕盖在书房窗户的石竹盆栽上。我会装成平凡的访客,拜访您。

  这封诡异的信以一句热烈的祈愿作结。但佳子读到一半时,已经吓得惊慌失色。她不由得站起身来,逃离那张恶心的扶手椅。但她又忍不住继续往下读下去,直到看完这封信,她后背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浑身直打哆嗦。这没来由的颤抖怎么都无法停息。她惊吓过度,茫然失措,完全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女佣拿着一封刚刚送达的信进来。佳子被女佣的声音吓了一跳后,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但当她接过女佣手里的信,不经意地看到信封上的字时,又一次吓得忍不住松了手。信封上的信息和字迹跟刚刚那封怪诞信件一模一样。佳子犹豫了许久,还是哆嗦着撕开封口,战战兢兢地读起来。来信很短,但内容奇妙得令她再次一惊。

  我平素十分喜爱老师的作品,之前附寄的稿件是我生涩的创作,若老师能够一读,请予以指教批评,实是不胜荣幸之至。出于某些原因,稿件在此信提笔前先行投函,老师或已阅览完毕,不知感觉如何?假使拙作能感动老师一二,我将无限欣喜。

  稿件上故意略去未写,但标题预定命名为《人间椅子》。以上,不揣冒昧,伏乞赐教。草草。

江户川乱步《人间椅子》:椅子藏活人多少人的

这个故事先后三次被日本改编成电影,搬上银幕。日本惊悚漫画家伊藤润二也将其改编成漫画出版。 每天早上,佳子把自己关进书房里埋头写作。这阵子,佳子声名鹊起,美丽的女性作...

江户川乱步《人间椅子》:椅子藏活人多少人的

这个故事先后三次被日本改编成电影,搬上银幕。日本惊悚漫画家伊藤润二也将其改编成漫画出版。 每天早上,佳子把自己关进书房里埋头写作。这阵子,佳子声名鹊起,美丽的女性作...

 咨询购买

e星体育官方入口

咨询热线

4008-888-888

 在线咨询  在线预约
TOP